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自集趣事

灵异事件之试衣服

2019-08-01 来源:自集趣事网

讲到试衣服,大家一定会想起是在家里或是商店里试衣服吧。

今天要讲的可是发生在花圈儿店里的故事。

九十年代,在扶沟县槐树街那地方,有很多花圈儿店。店里卖一些给死人上坟用的花圈儿、挽联、元宝、蜡烛、黄纸、香、假花、棺材、焚烧火盆、含口钱、捆尸绳、白布以及各式各样的社火供品。

那社火不如现在的花样多,现在什么苹果手机、液晶电视、IPAD、甚至二爷、二奶都有。那个年代的社火只有纸扎的童男童女、马、马车、小楼、纸衣什么的,而且价格也非常的便宜,就算是穷人也可以为自己过世的亲人买上一二个。

我的朋友某某(我考虑了许久,决定不提他的名字了,怕影响不好。)家就在槐树街,刚好,还是个开花圈儿店的。小店不大,几十个平方,店里塞里满满当当的,到处都是些假人、假马、冥币、花圈的。仅留了一尺多点的空当供人来回走动。最里面,猪窝一样的床,就是我朋友睡觉的地方。

他家里人比较多一些,但店里的床很小,他不是舍不得买大床,而是实在摆不下。他爸妈白天看店,晚上要回店后边家里哄小弟妹睡觉。而他就每天睡在店里守店,不是说夜里会有人来买东西,而是说破家还值万贯里,总归是个店,是一家人的衣食父母,所以,务必每天都要人看着。

当时,我朋友有十七八岁,这个年纪正是天不怕地不怕,精力最旺盛的时候。我曾经问过他,你天天睡死人供品堆里面,你不害怕么?他自己说是从小就看这些,早习惯了,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怕。

我问他有没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事情。他回答说是奇怪的事情经常会有。

像半夜有人来买东西,第二天发现夜里收到的钱是冥币。像半夜有头被爆开的尸体来店里借缝衣针线自己把自己的头缝起来。像半夜有人不开门,就飘到屋里偷冥币。像有人趴在香炉前拼命闻香燃起的烟,一见有人来马上就消失了。像光屁股小孩儿从地底下冒出来偷纸元宝,爬纸楼。像纸马扭着头,迈着步去吃黄纸白布什么的,他统统都没有见过,也没有听说过。

不过他却遇见过一次真的灵异事件。

在一九九五年暑假的一天夜里,天很热,加上屋小又不透风,蚊子又多,所以他很晚了也没有睡着,就这样一直躺在床上酝酿睡意,好不容易要睡着的时候,突然听到屋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,当时困的难受,加上屋里老鼠横行,就以为是老鼠在爬社火,所以就一直迷迷糊糊的睡着。

睡了一会儿,那声音越来越大。并且似乎听到有女人小声说话的声音。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就没有理会。心里还想着,偷听她俩说什么的,要是说他坏话的话,就猛的跳出来吓她们一下。就这样似睡非睡过了一会儿,那声音渐渐清晰起来。

听到一个女人在说:“试试这件,那件太大了。”

“嗯,中。这件儿称好!”另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然后发出了一阵折纸发出的声音。

“这件儿不赖,斗要这件儿妥来。”

“你拿多些钱哎?够买里白?”

“依稀,没钱怕啥里,这屋里不都是钱忙?弯儿弯儿拿几张不斗够买衣裳里来忙?”

“那不中,偷人家的东西怪不好里,多丢人啊?”

“哎,对来,咱还拿他钱干什么?直接拿衣裳走不就好了嘛?”

“中,听你里,这衣裳我斗是相中来,咱们就偷走这一件好了。”

“那走吧,别等一会那个人行了看见咱们,咱俩就走不掉了!”

我朋友在床上清晰的听到以上对话,猛的醒了过来。不对啊!说的似乎是阴间的事儿啊,要偷纸衣服!

<hr/>

这货猛的一拉床头的灯绳,昏黄的灯泡唰的一下亮了起来,然后哗一下又灭了!!!

我朋友赶忙再去拉,却发现那灯绳早断了,只有一截绳子握在自己手中。

不过,在这灯泡即亮即灭的一瞬间,这货看到了两个女人打扮的东西,正站立在他店摆放纸衣服的地方。同时,他感觉到灯亮的时候,那两个东西都扭脸朝他看了过去。

在漆黑一团中,我朋友的头发一下子竖了起来,浑身的鸡皮疙瘩唰的掉了一地,伴着杀猪般的嚎叫,我朋友握紧了手,闭着眼冲到了门口,拉开门朝外边跑去。

因为他看到的是两个女人披头散发的穿着自己店铺里面的纸人,更可怕的是那两个女人的脸上还打着腮红,可是就算如此也掩盖不住那苍白的脸庞依旧正在腐烂的肉。两个女人刚才看到他的时候也呆滞了一下,他就趁着这个空档看了一眼哪两个女人,发现他们的眼神非常的空洞,如果不是鬼的话该怎么解释。

由于夏天人睡觉晚,槐树街也算是热闹的地方。所以他跑了没多远就跑到了村子口,看到在槐树下纳凉睡觉的人就站了起来拦住了他。因为是一个村子的,并且附近只有他一个人开着花圈店,所以附近的人都认识他,看到他半夜里如此这般的,就赶紧询问。

他甩了甩一身的冷汗,结结巴巴的向大家讲了一遍儿。有好事的大胆人,打着手电就一起去他店里看。

到了店里,看到纸衣服被翻动的一团糟,屋里似乎还有女人用的劣质香水的味道。

再看那灯泡,原来是因为害怕,用力过猛了,拉下灯绳的时候,铜片电路相通,灯就亮了,可是用力过猛,绳断了,借着反弹的力量,把铜片又弹开了,所以就又灭了。

我朋友自这个事情之后,再也不去看店了,虽然不知道那天晚上那两个女鬼为什么没有害死自己,但是想想都觉得后怕。从那以后一直是他的父亲在看店,白天的时候他也会去帮忙,但是决不在晚上的时候去哪里睡觉了……

作者寄语:感谢各位鬼鬼的阅读,可能有很多地方写的不是很好,但是六道还是厚着脸皮请求大家多多“打赏”“评论”“收藏”请将本部作品加入书架!

相关文章
?
美高梅电子游戏